如松:中國又現機遇期?一個必須的道歉

這世界上哪兩個國家之間最為苦大仇深?

仇恨最深的或莫過于俄羅斯和土耳其之間,可以這么說,俄羅斯就是踏著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尸骨從莫斯科大公國逐漸發展成橫跨歐亞大陸的大帝國。其崛起的起點就是從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手中奪取烏克蘭的第聶伯河下游地區(下圖上,紅點處是第聶伯河,流入黑海)和亞速(下圖下,紅點就是今天俄羅斯的亞速),奪取了這些地區之后俄羅斯就進一步控制了亞速海和黑海,有了出?谥笠话l不可收拾,逐漸發展成世界上的大“地主”。

俄羅斯與奧斯曼土耳其之間持續打了240多年,直到奧斯曼帝國解體的前夜——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兩家還在高加索地區進行了多場大戰,結果依舊是奧斯曼帝國的軍隊慘敗,俄羅斯將后者送入了博物館。

以前就說過,2015年9月俄羅斯軍隊進入敘利亞,最如坐針氈的就是土耳其。2014年爆發了克里米亞事件,俄羅斯再次控制了這個半島地區,普京一旦在克里米亞和敘利亞站穩腳跟,土耳其就處于俄羅斯的兩面夾擊之中,埃爾多安就會再次感到亡國的危機。根源在于俄羅斯認為自己才是東羅馬帝國的繼承人,君士坦丁堡(現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是東羅馬帝國的都城,占領土耳其海峽、奪得東正教的圣地——君士坦丁堡的圣索菲亞大教堂永遠歷代沙皇追求的目標;蛟S有一部分人不認可這一點,但要承認這就是事實!所以,從普京帶領俄軍進入敘利亞開始,埃爾多安就對普京進行了追打。

俄軍進入敘利亞之后僅僅兩個月,2015年11月24日上午9點24分一架從敘利亞起飛的俄羅斯空軍蘇-24M戰斗轟炸機在土耳其敘利亞邊境被土耳其空軍F-16戰斗機擊落,這是埃爾多安送給普京的見面禮。雖然此后普京采取了一系列手段(尤其是利用了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政變事件)讓兩國之間的局勢有所緩和,但不可能解決俄土之間的根本矛盾。2019年,俄敘聯軍打響了伊德利卜戰役,一旦敘利亞政府軍收復了伊德利卜,境內就再也沒有了大股的反政府武裝,這自然是具有決定性的戰役。但就在此時,土耳其直接出動大軍與俄敘聯軍在伊德利卜對壘,讓俄敘聯軍無法達成戰略目標,也讓普京的想法功虧一簣。

要說在敘利亞戰場上普京與埃爾多安之間不分勝負的話,在利比亞戰場上普京就是完敗。在土耳其參戰之前,俄羅斯、法國、埃及等國支持的利比亞國民軍順風順水,一路打到了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眼看就要大功告成的時候,埃爾多安率領土軍參戰,戰況立即逆轉,土耳其支持的民族團結政府軍隊從此就開始追打國民軍,國民軍一直逃到埃及邊界,最終只能簽訂城下之盟。

現在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之間的戰爭,依舊是埃爾多安追打普京的續集。

如今,俄羅斯主持著一個叫做《集體安全條約》的地區性軍事組織,這個組織與北約類似,即如果一家挨打就是所有成員國的事,大家都要出手為盟友助拳。該組織現在的成員包括亞美尼亞、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俄羅斯、塔吉克斯坦,這其中的大哥自然是普京。亞美尼亞是該組織成員,俄羅斯在亞美尼亞有兩處軍事基地和五千駐軍。土耳其支持阿塞拜疆進攻納卡地區和亞美尼亞(下圖),就是普京的心腹大患。如今的俄羅斯最大的問題是什么?是國土太大而人口不斷萎縮、經濟實力不斷衰減之間的矛盾,加上2014年之后俄羅斯一直在進行戰爭,對俄羅斯國力的消耗極大,這是埃爾多安敢于持續追打普京的底氣所在。一旦俄羅斯在高加索地區陷入新一場戰爭中,帝國的財政可能會直接崩潰(注意現在的低油價也在打擊俄羅斯財政,這是普京最脆弱的時候),崩潰的結果可參看蘇聯老大哥的解體過程。另外,高加索地區的格魯吉亞已經與俄羅斯分道揚鑣,現在與北約和歐盟走的很近,而俄羅斯聯邦內部最具有獨立傾向的就是格魯吉亞和阿塞拜疆北部的印古什、車臣和達吉斯坦共和國(見下圖),一旦俄羅斯軍隊陷入阿塞拜疆-亞美尼亞戰場、財政走向枯竭,必然再次激發它們的獨立傾向,普京將難以應付,這是俄羅斯的災難。所以,俄羅斯的軍事專家認為俄軍直接在該地區參戰是下下策?伞都w安全條約》要求普京派俄軍參戰,俄軍不參戰就只能撤出(總不能賴在亞美尼亞看戲),這就違背了《集體安全條約》的盟約,俄羅斯在前蘇聯范圍內就會聲譽掃地,再也沒有了堅定的盟友,對自己潛在的敵人也就喪失了威懾力。

其實,俄羅斯的困境已經開始顯示出惡果。

中亞一直被認為是俄羅斯的后花園(下圖),該地區包括哈薩克斯、烏茲別克、土庫曼、吉爾吉斯、塔吉克,哈薩克、吉爾吉斯和塔吉克還是《集體安全條約》的成員。

但土耳其國防部長10月下旬訪問了哈薩克和烏茲別克,在同哈薩克國防部長葉爾梅克巴耶夫會面時,土耳其國防部長將哈薩克斯坦稱作為突厥人的起源之地,強調土耳其人與哈薩克人“擁有共同的歷史,具備共同的價值觀”。與土耳其防長打招呼時,葉爾梅克巴耶夫使用了“歡迎您從我們西邊的祖國來到東邊祖國”,在這之后,兩國防長的會談以閉門會議的形式進行。烏茲別克斯坦國防部長庫爾巴諾夫也以幾乎同樣的方式對土耳其客人表示歡迎,烏土兩國防長的會談同樣不對外界開放。

土耳其與哈薩克和烏茲別克簽定了軍事盟約,這在過去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涩F在這三個國家直接將普京無視了,相當于在普京的頭頂撒了一泡尿。這就是普京長時間在阿塞拜疆-亞美尼亞戰事中無所作為的后果。

現在進行的土耳其與俄羅斯之間的爭奪是歷史上俄土戰爭的現代版,也是續集。在過去的12次俄土戰爭中俄羅斯占盡了優勢。但以現在俄羅斯的人口和經濟規模守護如此廣闊的領土卻十分吃力,雖然埃爾多安與普京之爭中,表面看起來普京占據軍事上的優勢,實際上普京也是危機四伏,一旦財政危機爆發就會導致帝國脆斷(參見蘇聯解體)?扇斡筛呒铀鞯貐^戰事不斷,必然會牽動車臣等地的獨立勢力,俄羅斯一樣要面對解體的危機。

普京曾經說過,“給我二十年,還你一個強大的俄羅斯”,如果最終的結局是再次分裂,就成為莫大的諷刺。今天的普京會極為謹慎,因為只要一步走錯就將給俄羅斯帶來災難性的結果。

高加索戰爭絕不是普京和埃爾多安兩個人的事情。以前說過亞美尼亞在基督教國家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再加上高加索是歐亞商貿活動的樞紐,讓這個地區的戰略地位極為重要,這是法國跨黨派的173位議員要求法國介入該地區戰事的原因,這明顯是與土耳其作對。好像是故意要給雙方的緊張局勢點火一樣,就在這緊張的關頭,一名法國歷史教師因在課堂上展示了穆罕默德的漫畫,在巴黎郊區遭到割喉殺害,緊隨其后又發生了尼斯圣母大教堂持刀襲擊事件,讓法國(德國、意大利、荷蘭等支持法國)等西方世界與伊斯蘭世界之間的關系驟然緊張起來,埃爾多安直接稱馬克龍需要“精神健康檢查”“你實際上是法西斯主義者,真正意義上的你是納粹主義的一部分。”今天,反法浪潮已經席卷中東等所有穆斯林國家,伊斯蘭世界與西方世界對峙的局勢已經形成。

在此要注意的是俄羅斯的東正教與基督教原本就是一家,雖然蘇聯時期出現了西方與蘇聯之間的對抗,但與宗教無關,蘇聯與西方也一直保持著很緊密的聯系。一旦土耳其帶領的伊斯蘭世界與西方和俄羅斯之間的矛盾不斷激化,就有可能逐漸引發一場兩者之間的世界大戰。此時,西方世界就會無暇過多地東顧,外部世界(包括美英)對中國的壓力下降,如果應對得當,就很可能給中國迎來新的機遇期。

但這個機遇期不是改開四十年那樣的機遇,或可以形容為“喘口氣”那樣的機遇,源于美國和日本不會再將自己的戰略重心轉移出印太以外的地區。

 

注:有一些朋友問這樣的問題,美國大選中誰當選對中國更有利?這是個沒有答案的問題。舉例來說,一個人今天丟了100塊,就會形成不同的結果:

 

第一種人不斷后悔、懊惱,無心工作,導致一周的時間都做不了事,這一周就又損失一千塊。這件事(即丟了100塊)就是壞事;

第二種人會認為,錢已經丟了,懊惱無意義,只能抓緊工作補回來,在一周的時間內多賺了賺100塊多,還因為加緊工作讓自己的技能得以提升,這件事就是好事。

第三種人認為,丟的錢可能給流浪漢撿到了,幫助了弱者,幫助弱者讓自己開心、提升了境界、開闊了胸懷,也激發了自己的工作熱情,一生會因此而收益,這件事就是大好事。

……

不同人對待同一件事情會有不同的態度,也就會形成不同的結果。任何事情本質上都是客觀存在,這些“客觀存在”和路上的石頭一樣,是中性的,之所以被分為好事或壞事,就在于面對它們的人心的差異,不同的人心就是不同的事。美國大選中無論特朗普(或拜登)當選,都是那塊“石頭”,對自己是有利還是不利,取決于自己。

 

道歉:

以前在此判斷川普會贏得2020年大選,如果川普輸了,需要道歉!

現在先行進行誠摯的道歉!

如果最終是川普輸了,自然需要道歉。

如果最終川普贏了,也需要道歉。

過去幾年曾對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英國脫歐、英國大選、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結果進行判斷,即是榮幸也是陷阱(也是一塊“石頭”)。隨著一個人正確的次數增長,內心的自我就會滋生、膨脹,這是人的劣根性使然,隨后就會讓自己出現錯誤,道歉的那一天早晚都會來到。

真正的敵人其實就是自己。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60803836.buzz/rusong/046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