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川普打響了司法大戰

本次美國大選明顯存在舞弊行為,這標志著美國已經陷入了嚴重的憲政危機之中。川普團隊已經就大選過程與結果上訴到了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意味著正式打響了司法大戰,最終結果只能等待最高法院進行裁定。如果說川普2016年入主白宮是美國與世界開始轉折的開頭,未來的四年將進入轉折的中盤階段,世界會出現一系列劇烈變化:

第一,經濟全球化已經在全球形成了一個可稱呼為“深層ZF”的、以利益為紐帶的階層(10月30日《如松:特朗普的狗屎運?》中已經談論過),這個階層是建立在無信仰、無道德、拋棄各國傳統的基礎上的,利益是唯一的紐帶。未來,這個階層會與各國堅守傳統與信仰的階層將發生直接的、正面的沖突,無論特朗普最終能否再次當選都改變不了這一點,沖突的模式主要有兩種,其一是以法律為核心進行正面博弈,似乎是天命注定,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也從現在開始由保守派(即堅守美國傳統的大法官)所掌控;其二就是行政手段或武力手段,這種手段將極其慘烈,在少數國家也可以用“打土豪、分田地”這個術語來形容。

有人會說,這些所謂的“精英”勢力很強大,過去很多年他們都可以在世界各地呼風喚雨,沒人能清算它們。但個人卻不這么看,世界各國政府權力的基石都來自于大眾的擁護,如果沒有這個基石,各國的權力體系都會解體,既然這些精英的利益是建立在大眾的基礎上的,被清算的命運也就注定了,唯一的差別在于——以法律為手段還是以行政權力為手段!

這股浪潮絕不會僅僅局限在美國等部分國家,而是會波及整個世界。

特朗普會不會遭遇不測事件?當然有可能,因為這種博弈本身就是血雨腥風式的。但即便沒有特朗普,也會有其它人代替他的角色,這是無疑的。

第二,傳統媒體將加速衰落。

媒體掌握著社會上的大量信息,加上歐美的大媒體在過去的報道中以報道可核實的信息為自己的基本操守,這就讓它們積累了自己的信用,讓社會大眾所信任,所以,媒體的權力在美國社會中被稱為三權分立之外的第四極。

但基于兩點原因,未來數年將是傳統媒體加速衰落的時間,有些媒體必然會倒閉!

首先,現在的傳統媒體基本上都已經被超級富豪所掌控,這些超級富豪中的部分人與“深層ZF”階層有緊密的聯系,既然媒體已經被利益所侵蝕甚至綁架,自然就會失去公正、公平與客觀,也就會喪失信用,失去了信用之后就會失去在社會生活中的權力,加速衰落就是必然;

其次,為何本次大選中大媒體的民調又擺了烏龍?

很多華文媒體說這些媒體在進行民調作假,這是典型的中國式思維——非黑即白,任何事情都只有兩極,媒體的民調要么是真實客觀要么就是作假。真相應該是怎么回事?民調公司進行民調的時候是不可能作假的。我們知道很多媒體就是靠出售數據作為自己的營業收入和盈利來源的,大家很熟悉的彭博社,其銷售收入就主要來自數據出售,民調公司也是如此。如果它們在民調中作假,就會失去信用,將來誰還會購買它們的數據?(包括市場調查等數據)客戶不斷流失之后豈不是要關門大吉?所以它們是不可能故意作假的!誰都不會拿自己的飯碗開玩笑。這里的關鍵是,川普作為一個自媒體大V有自己龐大的粉絲群(至少有數千萬,他們大部分都是美國選民),川普與傳統媒體的對立盡人皆知,他的粉絲群永遠不會配合主流媒體所進行的調查,這就讓民調的取樣樣本與社會真實情形發生了嚴重的偏差,更重要的是,川普的忠實粉絲群人數是多少人、有多大的比例不配合調查都無法進行核實,也就讓民調公司無法對最終的民調數據進行校對,這就讓民調數據永遠都是不準確的(所以我在前面回答留言說,傳統媒體的民調就應該不準確)。個人認為這是自媒體時代傳統媒體所遇到的困局,也就是說,自媒體的地位將沖擊傳統媒體在美國社會中的地位。類似川普這樣的網絡大V,一旦與某一家傳統媒體爆發嚴重的沖突,意味著后者的社會調查永遠都是不準確的,也就意味著前者掌握了后者的生死。

美國主流媒體中與川普作對的主要是ABC、NBC、CBS、CNN等,在特朗普繼續擔任美國總統的四年中,未來會看到它們的快速衰落!換句話說,只要自媒體的博主建立了自己的公信力,就會取代傳統媒體的公信力,成為美國社會權力的第四極,至少是第四極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這里最重要的是,川普大V的推特代表的是個人的公信力。在以往的社會中,個人面對傳統的大媒體就像是螻蟻面對大象。但個人借助自媒體建立了自己的信用之后,螻蟻就可以將大象擊倒在地。由此就可以理解為何ABC、NBC、CBS、CNN等媒體不斷攻擊川普,推特公司也不斷打壓川普,這是個人的公信力與傳統媒體之間所進行的生死攸關的爭奪,它們當然會極力反擊。

理論上,互聯網可以讓一個人與全世界的所有人進行溝通,這是一個巨大的空間,但我們以什么為溝通的中介?如何讓別人信任我們?信用!只有擁有信用才能讓個人有資格利用這一廣闊的空間。信用之后就會讓個體空前強大。在坐的各位(包括我自己)經常去看一些博主的文章,為什么?源于我們相信它們說的是實話、真話,是可以信任的,如果看到的是鬼話和假話,我們就不會去看。所以,互聯網時代是個人以信用為媒介強大自己的時代。開始吧,信用永遠是真正的“財富”,這是互聯網時代賦予每個人的機遇。

希望所有的讀者會因上述一段話而受益。

第三,美國在衰落是無疑的。

美國繼承的是英系文化,英系文化的核心是通過塑造偉大的輸家讓社會受益,這與歐亞大陸的傳統文化截然不同。但是,當“精英”們以利益為紐帶與“深層ZF”結合在一起之后,就不能認輸,認輸就意味著很可能被清算,這就讓英系文化的運行出現了嚴重的阻滯,給美國社會帶來的影響是極其深遠的——已經危及了美國社會的基石。

但美國可能不會遭遇內亂那樣的衰落,現在的衰落只是自我修復的一個過程。根源在于無論建制派怎么做,美國社會以法律為準繩的理念已經根深蒂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可以掌控一切,所有人都會尊重它的裁決。深層的原因是,美國人從上小學的那一天開始,就在教育孩子們必須捍衛憲法、必須獨立思考,任何人如果想超越最高法院的權力實現黨派利益,就會受到全社會的制約,美國全民、民兵、警察甚至軍隊是保證法律至上的基石。

如果最終連這個基石也動搖了,那就建議所有在美國的朋友們,趕盡離開吧,越早越好。

2016年川普的勝選是社會轉折的前哨戰,建制派因為自己的狂妄和自大輸掉了選戰,而本次大選就意味著決戰已經開始,無論誰最終當選,建制派都已經在大選的過程中將自己的丑陋“昭告天下”,這就是作假的代價。1991年的蘇聯解體意味著美國在世界上的地位達到了頂峰,頂峰之后就是快速的衰;今天建制派即便通過作假贏得了大選,也一樣意味著頂峰之后的衰敗將快速到來。

未來會怎么定義這段美國歷史?或應該稱呼為“新獨立戰爭”!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60803836.buzz/rusong/056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