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特朗普惡棍

美國憲政制度的核心是三權分立,國會兩院和總統都是通過大選選出來的,聯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總統提名、參議院通過,相當于大法官也是由民眾間接選出來的,所以,選舉制度是美國憲政體系的核心和基石。

實事求是地說,美國雖然是法治社會,但美國憲法卻是非常簡單的,用俗話來說,幾頁紙就可以寫下來。按一般的想法,以這么簡單的憲法來維系一個國家的運行,漏洞會非常、非常多,比如本次大選過程中就已經暴露出很多的漏洞,密西根州2019年超過18周歲的選民總數是7821890人,由于有些人不愿意參與政治,也有些人可能因身體原因無法投票,就會讓注冊選民人數低于選民總數,可最終該州的注冊選民人數卻達到8127040人,超出了3.9%,這些多出來的注冊選民要么是來自公墓,要么就是來自火星,這說明選舉制度中的漏洞是十分明顯的。而且這種現象不僅出現在密西根州,在其它幾個州都有出現,所以現在的美國大選已經不再是由每個選民投下神圣的一票,而是與委內瑞拉類似,馬杜洛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美國選舉制度中有太多的漏洞可以讓人鉆空子,可為何美國的選舉制度可以在過去穩定運行200多年?

任何制度、任何法律都不是完美無缺的,不要說幾頁紙一樣的美國憲法,即便像喜馬拉雅山那么厚的憲法,都有無數、無數的漏洞,美國的憲政之所以在過去200多年穩定運行,核心在于人們心中有契約精神、有信仰,會自覺地按規則行事,所以,法律和規則并不在紙上而在人們的心中。

何況,法律與規章越繁雜,執行的成本就越高,政府的規模就會越來越龐大,進行財富創造活動的人數就會不斷減少,這是典型的貧困之路。所以,制定更繁雜的法律并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永遠都不是!

這就有了一個必然的推論:信仰、操守才是美國憲政體系的基石,支撐了過去二百多年美國社會的不斷繁榮,而法律只是外在的表現形式。

本次大選中無論是川普還是拜登當選,基于選舉中太多的舞弊行為,說明我們應該以新的視角觀察今天的美國,因為人心已經敗壞,憲政的基石已經傾斜。

這實際是一個不斷繁榮的國家所運行的必然趨勢。拜登曾說:我們之所以可以躲在家中抗疫,是因為有黑人在雜貨店中工作(大意是如此,實在是大實話)。當一個國家長期繁榮之后,所謂的“精英”就會產生“寄生”的動力,而非法移民就是寄生的載體,也就需要不斷引進寄生的載體,讓非法移民的流入成為美國社會的需求。而載體的不斷引入就會破壞本國國民整體的信仰和操守,也就有了美國今天的憲政危機。

每一個帝國都是被自己打倒的,真正的敵人永遠都是自己。

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不會衰落的帝國,古羅馬帝國、東羅馬帝國、阿拉伯帝國、奧斯曼帝國、蒙古帝國都是如此,近代的葡萄牙、西班牙、荷蘭、法國、英國、蘇聯等都曾經馳騁世界,但最終也都衰落了,或許(?),美國不過是下一個而已。

過去就已經說過,川普將是十分有爭議的人物,同時他也不是一個領袖,在其執政過程中樹敵太多(以前說過解雇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和國防部長馬蒂斯的做法都是十分不妥的,給自己樹立大量的敵人),當自己的敵人越來越多之后,自己的執政之路就會越來越難。特朗普應該向東方學習統戰知識。更重要的是,美國本次大選的前前后后、從有些州要求郵寄選票開始就已經顯示了大規模舞弊的跡象,作為掌握著行政權的現任總統,如果不能未雨綢繆提前預防或提前搜集證據(以便法律介入)將這些不法之徒一勺燴,說明特朗普“惡棍”的水平還不夠,也或許因為感染新冠病毒影響了“惡棍”水平的發揮。雖然對于民眾來說,他毫無疑問是個好總統,但“惡棍”水平不夠的總統就不是一個扭轉乾坤的人物。即便可以在大選中翻盤,甚至將不法之徒團滅,就說明他的惡棍水平足以扭轉乾坤嗎?我一樣很懷疑,可以不斷收服“敵人”的人才是可以扭轉乾坤的人物,不斷給自己制造敵人的人,不是!

美國的今天,只能寄希望于可以發揮強大的自我修復功能(這就是三權分立的優勢),聯邦最高法院還可以起到一夫當關的作用(這是我們現在觀察美國走向的最重要標志),甚至希望出現更高水平的“惡棍”,讓人們逐漸恢復到傳統的軌道上來。信仰重建是很難的社會系統工程,這不樂觀,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如果實現不了這一點就會快速滑落,當越來越多的人在心中喪失了信仰和操守之后,這樣的社會就只有兩個前途:

第一,實行強權體系。

任何一個社會只有兩種治理方式,要么就是民眾自己治理自己,這就是社區自治制度,要么就是強權治理體系,換句話說就是皇權制度。前者適合信仰明確的人群,只需要簡單的法律就可以讓社會穩定運行起來;后者適合于沒有信仰的人群,為了利益可以突破所有底線,這樣的社會就適合后者。當美國喪失了憲政基礎之后,或許就只能走向后一種。

那時的美國將類似是左翼掌權的南美國家,現在的民主黨與南美左翼幾乎沒有差別。阿根廷為何長期停滯不前?就源于貝隆開始,左翼(或軍政府)不斷上臺執政。

第二,就是分裂,這種可能性更大。

美國很多州還保留著傳統,一旦美國憲政被破壞的更為嚴重之后,社會動蕩就會不斷持續,美國現在的財政問題已經是大患在身,今年的赤字將超過三萬億美元,約是GDP的約15%,已經足以引發財政危機和貨幣危機,讓業內人士恐懼!一旦動蕩不斷持續,美國的財政赤字就會失控。這讓人想起了1985年之后的蘇聯,財政支出(赤字)失控導致蘇聯盧布的購買力快速下滑、通脹失控(在商店中用盧布買不到東西也是通脹失控的最極端表現方式),最終波羅的海三國忍無可忍率先發行了自己的貨幣,當有了自己獨立的貨幣之后就有了獨立的財政,這就開啟了蘇聯快速解體的進程。如果今天美國的亂局繼續持續,財政赤字一樣會失控,像德州這樣的傳統州會比蘇聯時期的波羅的海三國更容易走向獨立,那時,美利堅合眾國要么解體、要么走向松散的邦聯之路。

在選舉過程中任何一個州舞弊,就是在侮辱所有其它保持著傳統的州,這些傳統州就有強烈的獨立動力,否則州長和州議會將無法面對本州的選民!

美國的穩定絕不僅僅是美國的事情,而是全世界的事情。美國是全球最重要的原油和農產品生產國,美元是全球的儲備貨幣,一旦美國陷入長期的動蕩,全球的通脹就會失控,這是推動商品牛市的核動力;美國陷入深度混亂,社會需求就會劇烈下滑,歐亞多數國家的工業產能和債務就會發生錯配(沒有了對應的需求端),這會導致歐亞深刻的債務危機、財政危機和貨幣危機,劇烈的社會動蕩和戰爭是無法避免的,對整個世界的沖擊遠遠不是蘇聯解體可比擬的。

美國之所以走到今天,根源就在于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在不斷喪失,讓少數人以金融和媒體為武器構建了一個新時代的“奴隸體系”,少數人奴役多數人,美國需要一場“新獨立戰爭”!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60803836.buzz/rusong/0763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