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泰塔尼克正駛向冰山

美洲疫情尚在不斷燎原,歐洲的疫情又再次爆發,冬季正在到來,亞洲或許也躲不過去,如今最危急的是什么?

瘟疫全球大流行不斷加速之后,政府、企業、家庭的資金鏈正處于劇烈繃斷的前夜。

在居住的城市,這些日子有大量低價法拍房正在加速上市,說明房屋持有人的資金鏈在加速斷裂;瘟疫全球大流行初期,航空、汽車等行業已經進行了大裁員,10月末迪士尼裁員28000人,占雇員總數的30%左右,說明隨著疫情的不斷持續,其它行業的巨頭公司也進入了裁員的行列,但無論家庭還是企業的資金鏈問題主要都還是市場行為,最核心的是政府的財政危機正在快步到來。

在2019年底的時候,美國、意大利、日本、希臘、新加坡等很多國家的政府債務率都在100%以上,政府債務率處于80-100%區間的國家更數不勝數(幾乎包括了所有主要國家),這些國家的財政原本就屬于不健康的范疇,經過疫情的沖擊之后,讓這些國家的政府負債率劇烈上升。比如意大利,2019年底的政府負債率約是136%,預計到今年底將超過160%。

隨著疫情的加速蔓延(下圖,全球每日新增感染數加速上升,歐洲處于大爆發的態勢),更重要的是歐洲很多國家因染疫而致死的病例數再次開啟了升勢,這就讓歐洲很多國家再次進入了封閉狀態,會導致政府的財政支出加速上升而稅收收入下降,政府負債率躥升的過程還在繼續。

這是第一個結果:疫情不斷蔓延讓政府的債務率不受控制地加速上升。

有人一定會說,這是很熟悉的戲碼,你看日本的政府債務率已經超過了200%,但日本政府還活的好好的,只要央行一直實行零利率就可以讓政府債務持續滾動下去,這是做夢!

未來幾個月就是夢碎的時候。

當今世界人們最缺乏的是什么?是常識。

每次大瘟疫之后帶來的都是大饑荒,谷物的供不應求就會導致物價的劇烈上升,讓通脹失去控制(就因為通脹失控才會造成饑荒),通脹失去控制就意味著市場中的利率暴漲,政府債券的收益率就會快速上升,利息支出暴增,導致債務纏身的政府破產。

巴西和美國是全球最重要的農產品生產國,更是全球最重要的出口國。

以單一國家計算,根據糧農組織的數據顯示,2016年結束時巴西的農業出口在全球農業市場中所占的份額為5.7%,僅僅在美國(11%)之后處于第二位。如果考慮到南美其它國家(比如阿根廷等)的經濟模式都是近似的,以巴西為代表的南美在全球農產品市場中的地位就舉足輕重。

看看巴西發生了什么。

今年9月,巴西第四大城市貝洛奧里藏特市的部分超市開始限購大米和豆油,每位顧客最多可購買5袋每袋重5公斤的大米(合50斤),每次最多購買10瓶每瓶900毫升的豆油。背后深層次根源是,近12個月該國食品價格累計增長11.39%,而最基本的大米價格漲幅已經達到18.5%。這背后反映的是需方市場正在逐漸轉化為供方市場,供需之間的矛盾在積累、形成。巴西農業部長特雷莎·克里斯蒂娜在其社交網站上發文稱:“許多民眾在議論大米價格的上漲以及糧食斷供的可能性,巴西不會出現大米短缺的情況,政府已采取必要措施控制價格,穩定糧食供應量。”

她終于說出了那個敏感的詞匯——斷供。

供需關系衍化的第一步是供方市場的形成,第二步就會是斷供。

在疫情的打擊之下,2020年全球的所有生產活動(包括食品生產與加工運輸的全產業鏈)都已經遭到了嚴重的破壞,這是巴西供需關系開始逆轉的根源,這種情形不僅僅出現在巴西,而是出現在幾乎所有國家。當任何一個主要的谷物出口國內部開始出現普遍的斷供之后,出口能力就會喪失,全球性短缺就會爆發。未來幾個月必須緊密關注相關跡象

這實際就是最近幾個月芝加哥農產品價格開啟漲勢的內在動力。

當短缺到來時,物價和通脹就會快速上升,市場利率就會上升(這與央行沒什么關系)。

將政府債務率在疫情的沖擊下不受控制地剛性上漲看作是“泰塔尼克號”,將前方的利率上漲當成是冰山,泰塔尼克與冰山相撞的時候會怎么樣?政府債券就有兩個前途:第一,央行不去控制政府債券收益率,導致收益率暴漲,政府的利息支出暴增,就只能違約,一旦進行違約,政府債券就會被瘋狂拋售,也不會再有人購買政府的新發債券,也就無法進行借新還舊,政府就迅速破產。所以,央行絕不能袖手旁觀,這種可能性是沒有的。第二,央行不限量收購政府債券,讓債券收益率維持在近似于零的位置,讓政府可以活下去?墒袌隼室呀洷q,私人機構繼續持有接近零收益的政府債券就會大幅虧損,此時就會清光政府債。這就形成這樣一個現實,政府債只剩下一個買家——央行,這就是我們非常熟悉的一個詞匯——政府赤字(債務)貨幣化,而90年前后的蘇聯盧布、南京國民政府后期的法幣與金圓券就是政府赤字貨幣化的結局。

其實,現在有人已經告訴我們財政赤字貨幣化是什么樣,那就是阿根廷(下圖)。 

無論一些南美國家是否公開承認,赤字貨幣化都是它們的潛規則,所以南美這些國家的貨幣信用一直很低,不僅頻繁進行債務違約,更頻繁換幣,巴西、阿根廷、委內瑞拉都一樣,彼此彼此。

阿根廷也是農產品出口大國。由于阿根廷已經開啟了外匯管制,就看到今年以來阿根廷比索兌美元是均速貶值的態勢(貶值的速度還不那么快),真實的情形遠遠不是這個樣子。在去年四季度黑市與官方匯率還基本一致,但現在的黑市比索兌美元匯率已經達到了170:1左右(最高達到了195:1),在大約一年的時間內兌美元已經貶值了約65%,如果考慮美元對黃金在過去十二個月內貶值超過了3成(即黃金在過去12個月的漲幅超過三成),阿根廷比索的真實購買力在過去一年內損失了75%以上。

2010年,阿根廷比索兌美元匯率還在約3.8:1,十年之后的今天,相對美元其價值就跌去了97.8%,阿根廷比索差不多已經跌成了紙張。

當全球主要國家一起遭遇財政危機并被迫開啟赤字貨幣化之后(這幾乎已經是必然),阿根廷比索就是其它所有紙幣的示范,只不過是各國紙幣彼此之間有些許差異而已。所以,不要笑話阿根廷比索在過去十年之內跌成了紙張,未來十年全球幾乎所有國家的人們都會經歷一樣的一幕!這就是泰塔尼克撞擊冰山之后的結局,也是最近一年金銀如此強勢的根源,這個過程還只是開始。

這標志著由紙幣糊出來的虛假繁榮時代結束了,未來是回歸信仰和常識的時代,腳踏實地的“勢”和技能才是立身之本。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60803836.buzz/rusong/0963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