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特朗普的“敵人”來自何方?

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尚未宣布最終選舉結果,但美國主流媒體卻已經先行“宣布”拜登當選本屆總統。

假設上述情形成立,特朗普是被誰打倒的?

拜登在疫情爆發的過程中多數時間躲在地下室,他的執政綱領中除了加重稅比較引人注目之外,似乎也看不到亮點,過去四十多年在國會山和白宮到底干了什么?似乎也沒什么記憶,要說特朗普是被拜登打倒的,純屬找樂。

相反,硬盤門事件中,拜登不斷在給特朗普加分。

既然拜登不可能打倒特朗普,特朗普的敵人就只能是自己。

作為美國總統,最重要的工作是團結美國的各股力量,團結國會兩黨,團結同僚,團結國民,共同推進自己的執政綱領,推動美國前行,在這些方面特朗普的政績是“負數”。雖然自己拼命地干活,很多工作也干的也很出色,最典型的是經濟和中東和平等方面,但一個單干戶顯然不是合格的總統。

我們比較熟悉的是前國防部長馬蒂斯,軍中的昵稱是“武僧”、“瘋狗”,美國海軍陸戰隊四星上將。曾擔任過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北約盟軍轉型司令部最高司令,戰功卓著,在美國有很高的聲望。2016年12月1日被候任總統特朗普提名為國防部長,2017年1月20日上任。2018年12月20日,馬蒂斯勸阻特朗普自敘利亞完全撤兵失敗后呈交了辭職信,原定于2019年2月28日生效。但12月23日,特朗普宣布馬蒂斯提前于2019年1月1日離職走人。這是十分不妥,作為國防部長出于軍事上的考慮勸阻總統的一些決定是職責范疇,所有的分歧都應該在白宮內部解決,不應該暴露到外界,同時,提前解職又是對這位四星上將的極不尊重,甚至可以說是侮辱。隨后兩人之間還再起齷齪,特朗普在推文中稱,是他讓馬蒂斯辭的職。特朗普寫道,“我讓他交辭職信,而且感覺好極了。他的綽號是‘混亂’,我不喜歡這個名字,把它改成‘瘋狗’。他的主要強項不是軍事,而是個人公關。我給了他新的生命,給他事做,讓他贏得戰役,但他很少有佳績......”。

馬蒂斯是無黨派人士,看了上述辭職的過程和特朗普的一些言論,特朗普是不是侮辱了這位四星上將?我認為是,他是不是給自己制造了敵人,我認為也是,而且這個敵人是一位戰功卓著的將軍。

今年6月,美國《大西洋月刊》刊登了馬蒂斯的一份聲明,這份聲明顯然是被侮辱的后果,他在聲明中寫道:“唐納德·特朗普是我有生之年見到的第一位不試圖團結美國人民的總統,他甚至連假裝嘗試都不愿意,相反,他試圖分裂我們。我們現在正在目睹三年來缺乏成熟領導的后果。”又一位美國退役海軍陸戰隊上將約翰·艾倫立即對馬蒂斯批評特朗普表示支持。此后特朗普就馬蒂斯的聲明發推回應說:“奧巴馬和我唯一的共同之處就是我們都有幸解雇了馬蒂斯這個世界上最被高估的將軍。”

6月已經很接近大選投票,這時候還繼續侮辱這位將軍,一個將軍是否被高估似乎并不是一個地產商出身的總統有資格評價的。

在特朗普的任內,這樣的事發生了多次,博爾頓、蒂勒森等高官都在其中,離開時都會撕破臉皮,每一次都會給自己樹立一個或一群敵人。這些人在政界、軍界、商界都有很深的根基,將軍們在軍中和民眾中也深受愛戴,他們在自己出生的州郡也有崇高的聲望,甚至可以直接左右本州郡的選舉結果,當特朗普不斷樹立敵人之后,不僅自己的執政日趨艱難,更讓大選多了變數。

特朗普可以依據自己的理念挑選各部長官,也可以解雇,這些都是總統的職權,無論是被聘用或者被解雇都是正常的,在美國的體制下,大家都已經習以為常。但必須照顧別人的尊嚴,尤其是軍人的尊嚴,美國全社會都在尊重軍人,總統更沒資格不尊重。在這些過程中不斷給自己樹立“敵人”,實際是給自己挖坑。 

推特解雇是特朗普的一大特色,但推特解雇是對所有被解雇人的侮辱,也會讓白宮內部離心離德,大家就不會盡心盡力,因為誰都不知道是否第二天早晨起來發現自己已經被推特解雇了。硬盤門事件雖然在過去一個月很熱,但據媒體報道FBI在去年12月就已經得到了相關資料,為何FBI不去偵破?這件事背后的水太深,涉及到美國很多政治上的大家族,FBI局長如果不認為特朗普是完全可以信任的、完全可依靠的老板,就不會深入調查,因為這意味著要壓上了自己的仕途甚至身家性命。如果FBI局長認為特朗普是可以依靠的人,在去年12月就開始深入調查,同時可以證明拜登父子真有問題,就可能已經進去了,也就不會再有現在大選的劇情(換另外一個劇情)。所以,應該是特朗普推特解雇的作風讓FBI局長和很多同僚不愿意為他賣命,只愿意得過且過(至少這是十分重要的因素)。

周六,美國主流媒體“宣布”拜登當選,按說這不是官方口徑,外國領導人即便祝賀也應該局限在私人的范疇,等待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公布最終結果之后才能發布官方祝賀,可德國、法國、加拿大、英國等幾十個國家立即就對拜登的當選給予祝賀,反應的是它們內心對特朗普的態度,盼望他趕緊走人。當然,這些國家也有自己的利益考慮,當美國成為“單干戶”之后,他們由于體量有限就很容易被“敵手”各個擊破,只有聯合起來才更有力量,更容易保生存,所以急切盼望特朗普打包走人。但這會對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審理大選相關案件和美國國會形成潛在的掣肘,一旦到時宣布特朗普繼續擔任總統,美國如何與這數十個國家打交道?它們在給美國國會施加了壓力,當然也可以理解成干涉美國內政。 

“抽干沼澤”是特朗普的想法,但作為一個政治素人,要實現抽干沼澤的目標就必須在自己的身后建立起強大的支撐,因為“沼澤”盤根錯節,勢力極為強大。有人會說,特朗普可以依靠法律,這是典型的屁話。美國憲法規定,各州必須在11月3日選出勝選人,但本次大選有幾個州卻在延遲,這不是違法嗎?為何國會和聯邦最高法院直接無視了這種現象?特朗普在3號凌晨發布聲明要求停止計票并宣布自己已經勝選,以美國憲法為標準是完全正確的,但為何有些州公然無視?媒體也無視?所以,法律或許是其它人的護身符,但還不是總統的。根源在于美國是三權分立,總統、國會、最高法院代表三方權力,最高法院可以審理與大選相關的案件(這需要時間),但如果涉及到大選結果,就會進入灰色地帶。如果最高法院直接判定了大選的勝負(指認了總統),三權就變成了兩權,總統成了最高法院的“兒皇帝”。

誰是特朗普真正的護身符?軍隊、國民警衛隊和民眾!

今年6月,軍方就宣布保持中立,不參與兩黨爭端,這似乎是對特朗普是很沉重的打擊。美國軍方應該聽誰的?三軍總司令(即總統),任務是捍衛憲法。如果大選中有違憲問題,難道軍方也無動于衷嗎?這可能是拒絕聽從總司令調遣的借口,因為大選雖然是兩黨之爭,但還有其它競選人,本質是合眾國的憲政能否得到貫徹的問題,特朗普并不是黨主席而是三軍總司令,有權調動它們捍衛憲法。

如果特朗普可以號令軍隊,軍方也宣布堅決聽從三軍總司令的指揮、與千百萬美國民眾一起捍衛憲法(這都是法律賦予它們的職責),當憲法得到捍衛之后就會成為所有人的依靠,當然也是總統的依靠。特朗普在3號凌晨叫停計票并宣布自己勝選,那些違法的州還敢扎刺嗎?大選的結果還有懸念嗎?

要抽干沼澤,要實現公正的選舉,要讓憲法保持尊嚴,軍隊才是最后的屏障(當然民眾也是)。當他不斷與國防部長和將軍們起齷齪之后,軍隊就會以效忠憲法、效忠國家、兩黨之爭為名,脫離三軍總司令的掌控,一些州和媒體就敢于公然違法。 

特朗普的缺點是十分明顯的,但兩個特點又讓他得到巨大的擁護:第一,對選民守信,當一個總統守信的時候就會得到選民進一步的信任,成為“鐵粉”;第二,為一般勞動者服務,為他們謀利益,這是他手中的“正義之劍”。任何人都會有缺點和錯誤,但一個心中有正義(為民眾服務)和信用(守信)的時候,就會異常強大,所以,在大選造勢的過程中,無數美國人團結在他周圍。這就讓大選成為川粉和川黑的對決,與拜登沒什么事。

任何人真正的敵人永遠都是自己,特朗普給我們上了生動的一課,大選中的敵人根本不是拜登,而是川黑,這是本文要表達的核心內容。如果消滅了自己這個“敵人”,特朗普的境況會比現在主動的多。中國傳統文化說,三人行必有吾師,特朗普的經驗與教訓都值得我們學習,其經驗與教訓都是“吾師”。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60803836.buzz/rusong/106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