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川普陛下

如今,幾乎全世界所有國家和美國的兩黨都已經在美國大選問題上壓上了自己的籌碼。

外國的籌碼包括:德國、英國、法國、加拿大、日本等數十個國家已經給拜登發去了賀電。前面說過,特朗普喜歡單干,有些國家因體量比較小的原因在今天這個劇烈動蕩的世界中很容易被俄羅斯等國各個擊破,基于國家利益,它們愿意押注只能走國際聯合之路的拜登。根源在于拜登是非常弱勢的總統,第一是能力有限;第二是特朗普在美國有五六千萬鐵粉,如果特朗普不配合拜登,拜登在內政上就是蹩腳的總統,再加上共和黨控制著參議院,他幾乎類似于“兒皇帝”,很難在內部推進任何有力的政策。當總統無法完全掌控內政時,在外交上就會無力,就只能走與盟友聯合之路。同時,我在前面已經說過隨著經濟全球化的不斷推進,已經形成了一個“深層ZF”的精英階層(《如松:特朗普的狗屎運?》中有詳細的分析),不排除這些人之間互相配合,推舉拜登。這也意味著一旦最終是特朗普獲得連任,有些國家與美國之間的盟友關系會受到嚴重損害,但也有些國家(或地區)卻不會,比如以色列、那個海島、日韓都不會,他們只是形勢所迫之下的被動選擇。

這實際也是左派大集合(部分國家不是,要具體分析),在他們的前面已經更早下注的還包括華爾街、大型科技公司、大型傳媒公司,等等,他們是寄生在“深層ZF”之上的既得利益階層,自然要押注拜登,不僅出錢出力,還要搖旗吶喊。

左派就是在叛亂!

在正常狀態下,大選結束之后輸家、贏家都會依照規則發布自己的聲明,尤其是輸家要向贏家發去祝賀,即便此時國會尚未宣布最終結果,勝選一方也可以進行組閣為執政做準備,因為組閣需要時間,雙方都可以理解。但現在不同,輸家和贏家尚未產生,法律官司還在進行中,輸家也未向贏家發去祝賀,國會也未發布大選的最終結果,任何人進行組閣并意圖取代川普政府,都可以定義為意圖推翻美國的合法政府,這就是是叛亂,部分媒體在支持叛亂。

面對這么龐大的勢力堅持守護國家的利益和民眾的利益,川普是個偉大的勇士!

墨西哥與巴西選擇不向拜登發賀電,這是正確的。這兩個最重要的美洲國家與歐亞大陸沒有過深的利益關系,與美國之間是正常、穩定的國與國之間的關系,當然就不會去祝賀一位由媒體“宣布”出來的總統。

俄羅斯最奇妙。據俄羅斯衛星網報道,俄羅斯政府發布聲明表示,愿意同美國公民選出的任何一位總統合作。由這個聲明或可以產生以下猜測,克格勃是世界上最強大的間諜組織之一,至少俄羅斯的情報不認為拜登已經當選,自己不宜選邊站;其次,民主黨一直在聲明俄羅斯才是美國的敵人,普京這個聲明相當于在聲援特朗普,既然民主黨已經將俄羅斯定義為敵人,普京也就沒必要去恭賀一位由媒體宣布的總統。一旦特朗普在未來實現翻盤,美俄必定會快速走到一起,未來十年甚至二十年的世界將標注為“川京”時代。即便特朗普不能翻盤,俄羅斯也不會失去更多,這世界上最聰明的依舊是普京。

美國兩黨也已經壓上了所有的籌碼。

先壓上籌碼的是民主黨。

川普在過去四年持續打壓民主黨,但這四年的打壓還是“溫柔”的,源于川普剛開始從政,經驗有限,民主黨用通俄門、通烏門持續打擊特朗普,再加上特朗普還要努力爭取連任,對民主黨的火力有限。一旦今年再次當選,就沒有了太多的顧忌,火力將猛烈的多,民主黨在美國政界的勢力將受到嚴重的損失,甚至在二十多年的經濟全球化過程中構建起來的“深層ZF”階層都會崩塌。形勢逼迫民主黨必須押上所有的籌碼。無論怎么看,本次大選中民主黨都有大規模舞弊的嫌疑,當一個政黨使出舞弊的招數之后,在西方的信用世界就意味著已經押上了所有籌碼(信用)。一旦最后被法律認定為舞弊,無數黨員就會脫離民主黨轉投共和黨,因為作弊是對大部分黨員的侮辱,多數美國人不會忍受這種侮辱。這也是硬盤門事件中亨特·拜登的合伙人鮑布林斯基站出來作證的原因,他要捍衛的是自己軍人家族的尊嚴。舞弊行為被聯邦最高法院認定后,民主黨很可能立即陷入分崩離析的境地,其規模將劇烈收縮,未來十年甚至二十年,在美國政壇就只能陪共和黨“讀書”,甚至連陪讀的資格都沒有,其它政黨趁機崛起取代其地位。相反,一旦民主黨通過大選掌握了權力,也是共和黨嚴重的生存危機。

如果通過作弊可以成為美國總統,與南美、東南亞國家通過軍事政變竊取國家權力沒有絲毫差別,美國將失去所有的信用,美國將不再是美國,不再是以憲政立國的發達國家,而是可以竊取權力的國家。

共和黨也押上了自己的籌碼。

過去幾年,共和黨給人們的印象是比較慫,原因比較多,共和黨中有些人也是建制派,與民主黨中的建制派有千絲萬縷的關系,還有一些人不認可特朗普這個素人總統。但11月3日之后,國會兩院的共和黨議員已經宣布與特朗普總統站在一起,競選委員會宣布撥款6000萬美元為大選打官司,雖然遲了一些,但共和黨還是將所有的籌碼押在了川普身上。背后的原因是,隨著美國人口結構的不斷變化,民主黨選民數量的優勢會不斷積累,不能在這個時候借助特朗普的“勢”重塑美國的信仰、重創民主黨,讓更多的民主黨員加入共和黨,一旦民主黨再次上臺執政,今后的共和黨的處境將更加艱難,甚至會遭到民主黨的碾軋。

大家都押上了籌碼,只能等待美國國會的最終聲明。

最后要說一個問題: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主席和司法部都已經在大選問題上發出了自己的聲音,這已經證明拜登的選戰過程有舞弊嫌疑,亨特·拜登有孽童、吸毒、亂倫、出賣國家利益為自己牟利等方面的嫌疑(沒有法律宣判都只能是嫌疑),而美國總統和其家庭被尊為美國的第一家庭,代表美國出席美國和國際上的各種禮儀場合,有舞弊嫌疑的人可以代表美國嗎?這樣的家庭可以被尊為第一家庭嗎?這將會將美國家庭的道德底線置于何地?美國家庭還怎么教育自己的子女?

敗燈“總統”和這樣的第一家庭就是美國的笑料,也是全人類的笑話。

任何人都可以支持民主黨,這是理念之爭,任何人都可以做川黑,老頭確實也有一些招人恨的地方,這都不是問題,但如果支持拜登擔任美國總統、支持拜登一家成為美國的第一家庭,這就是大問題,你懂的。

面對這種局勢,那些有勇氣的美國人自然會陸續站出來,川粉除外,美國政府最有權勢的人之一——司法部長巴爾已經站了出來,其備忘錄中有這樣一段意思(大意),我們的選舉制度必須準確地反應選民的意愿(內涵就是必須打擊欺詐),為了美國,聯邦和各州檢察部門必須徹查大選中的所有不當行為,恢復美國人的信心。

巴爾已經將所有問題都說清楚了,這是真正的美國人。 

現在來個腦筋急轉彎,為何拿破侖被法國國民歡呼為“皇帝陛下萬歲”?根源在于拿破侖解放了法國人!

任何一個社會的崩潰都來自于杜甫的那句詩詞“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法國大革命的起因也一樣,文獻資料上有無數記載,就不再贅述。這種狀況并沒有因為法國大革命的爆發而有所改變,因為貴族和神職人員依舊掌握著最主要的社會財富并通過議會掌握了國家的權力。拿破侖通過北意大利和埃及戰爭成為民族英雄。成為法國的精神圖騰,回法國當政之后進行了一系列深刻的改革,最重要的是通過了《拿破侖法典》,這部法典原稱為《拿破侖民法典》,因為有了這部法典,才讓中下層人士的利益得以保護,奠定了現代法蘭西的基石。這讓法國人發自內心地喊出“皇帝陛下萬歲!”,因為他解放了法國的一般民眾。

必須要注意,拿破侖皇帝與封建時代的其它皇帝是有根本差別的,后者就是手中有槍的山大王,封建皇帝與山大王之間的唯一差別是槍的數量不同,而拿破侖是解放了民眾,是民眾推舉出來的,依靠的是人心擁戴。

在(《如松:特朗普的狗屎運?》)中已經說過經濟全球化的深層含義,今天也類似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時代,部分國家的貧富差距已經嚴重惡化,只不過主流媒體掌握了話語權極力掩蓋真相而已,就像推特不斷刪除特朗普的推文一樣。就因為貧富差距已經嚴重惡化,很多堅守傳統的美國人才會堅定地團結在特朗普的周圍,成為他的鐵粉,數量估計有五六千萬之多。川普要將工作機會帶回美國,要恢復鐵銹帶的活力,要帶領勞動者打破“深層ZF”這個“精英”階層在美國構建的網,拿回一般民眾自己應得的生活和權益(最主要是自由的權益,而不是像特朗普的推特那樣被隨意封殺),不就是新時代的“解放”嗎?

無論特朗普能否連任,他開啟的都是一個時代,這個時代是川普時代!川普時代的核心是恢復美國的傳統和信仰。2016年,就因為看到經濟全球化深層次的問題,在市場中90%以上的專家都認為希拉里將勝選的背景下判斷川普會當選,到今天,川普時代已經成為滾滾洪流!

特朗普的武器是信用,遵守對美國選民的承諾,這就是英美最原始的契約精神;特朗普為選民謀福利,這是正義。如果再次當選,必然會摧毀舊秩序,甚至可以成為人們精神上的“川普陛下”;即便輸掉本次大選,川普時代依舊也會滾滾向前,何況,四年后還可以卷土重來。

川普有五六千萬鐵桿粉絲,他們和他們的家庭對川普有毫無保留的信任,無論是否擔任總統,他都最有資格代表美國,他的家庭才是真正的第一家庭!

火熱的時代,滾滾向前!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60803836.buzz/rusong/116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