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川普要掀底牌了!

今天在美國所發生的事情,不能不讓人想起美國的南北戰爭。

或許有朋友認為,美國是一個國家,這觀點是錯的。美國本質上是51個“國家”(50個州加1個特區)所組成的合眾國,各州有高度獨立的權力,這個“合眾國”的稱謂是不是與“聯合國”有點像?如出一轍,反應的都是美國的建國理念。所以,前兩天美軍參謀長聯合會議主席馬克·米利說,美軍不會忠于任何一個國家,只忠于憲法,他在此所說的“國家”就是各個州。我理解當時他說這番話的意思是不準許美國聯邦出現分裂,哪個州敢鬧分裂,美軍就會出手收拾誰,到底是說給誰聽的?各州自己心里有數。

或有人說,馬克·米利這樣說,下面的官兵也會這樣想嗎?沒問題。美國人從上學的第一天起就被教育必須忠于聯邦憲法,人們在各州之間可以自由遷徙,也就不存在忠于出生地(州、國家)的問題,或者說美軍官兵的心中只有聯邦,沒有“祖國”。只要馬克·米利的命令是出于捍衛憲法的目的,官兵就會聽從指揮,各州就不敢扎刺,至少現在不敢。馬克·米利之所以說這番話,估計是因為在大選過程已經反映出美國社會已經出現了嚴重分裂的跡象,需要對各州敲山震虎。

美國在歷史上曾經出現分裂,那就是南北戰爭時期。

南北戰爭是林肯率領北方的自由民與南方奴隸主(和它們裹挾的奴隸)之間的爭奪,參戰雙方是北方的美利堅合眾國和南方的美利堅聯盟國。聯盟國的含義就是不同國家之間的聯盟,與合眾國、聯合國的含義也差不多。北、南方之間的核心差別是蓄奴是否合法,北方不合法,在南方合法。因為北方取得了南北戰爭的最終勝利,所以現在的美國稱作“美利堅合眾國”。南北戰爭時期美國的情形見下圖。

今天,川普總統的推特貼文經常被標注甚至刪除,他的一些支持者的推特賬號、粉絲群也被封殺,民主黨內已經有極左人士提出:登記支持川普總統的人,不準許它們在將來進入民主黨主政的政府中工作,等等,這是不是意味著在剝奪自由民的權益?當然是!英美文化中有一款法律是私人財產不可侵犯,在當今時代,左派不會傻到直接沒收私有財產,但卻可以變相、逐漸地沒收,其手段就是不斷提升稅率,稅率提升之后,自由民就更容易破產,破產之后就會成為被雇傭者。各種權益受到持續的剝奪再加上喪失了私有財產之后,就接近“奴隸”的定義了。

如此就可以理解川普與拜登政策的差異,前者是小政府、低稅收、保護自由民,保護人們的各種權益(主要是鹽論自由和自由持槍的權利),拜登則相反。經常有朋友和我說,共和黨與民主黨的政策綱領已經沒多少差異,這種想法錯的離譜。

所以,今天美國社會的沖突本質是南北戰爭的續集,或者說現在進行的是美利堅合眾國的“護法戰爭”。

在南北戰爭初期,南方占據優勢,南軍指揮官羅伯特·李和托馬斯·杰克遜多次重創北方軍,后者還是美國內戰中唯一的英雄,直到林肯總統委任格蘭特為北軍統帥之后才扭轉了戰局。至于北方為何會取得最終的勝利,歷史學家有多種說法,既有軍事的,也有政治的,等等,但我個人認為本月14號在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和各州爆發的百萬人支持川普大游行,就是北方可以獲得最終勝利的基石。很多人自發驅車千里也要到首都支持川普,未來需要時,他們也會義無反顧地舉著長槍開著皮卡走上戰場,以生命捍衛自己的信仰和自己應有的權益,這就是當初林肯總統可以打贏南北戰爭的根本原因,未來也一樣。

今天之所以有“美利堅合眾國”,是因為有支撐美利堅合眾國的民眾,有什么樣的民眾就有什么樣的國家。因此,我從不贊成過度推崇政治人物,即便林肯總統也不應該過度贊美,緣于決定國家前途的不是他們,是民眾,沒有偉大的民眾為基礎,他們就一事無成,而有了這樣的民眾,才有他們的功績。

2020年的總統大選就是這場“護法戰爭”的主要戰役之一。

各種消息撲朔迷離,左媒罔顧事實的宣傳更讓人看大選如霧里看花。同樣重要的是,外人很難判斷賓州郵局員工霍普金斯、在底特律為美國大選提供軟件服務的公司員工等人的舉報,到底在聯邦司法權系統中會對大選的最終結局起到多大的影響。各級法院對川普競選團隊所提起的一系列訴訟案件最終會做出什么樣的裁決,以及多長時間才會做出判決等,一般人更難以掌握。就基于這一系列的不確定,就讓人們難以判斷大選的未來。

但今天,有兩件事決定大選這場“戰役”的底牌就要陸續開始翻開了。

第一件事是佐治亞州開始進行手工計票。

大選的初次計票結束之后,在超過500萬張選票的佐治亞州,拜登領先約14000張,領先幅度約為0.28%,幅度很小。

本次大選過程中,軟件欺詐的行為很可能是真實存在的,否則就無法解釋川普的得票數為何會在某一時間點突然下降的問題(得票數只能是停滯或增長,不可能下降),也無法解釋“拜登曲線”。數學達人們證明了拜登的得票曲線不符合本福特定律,這在數學上可以確定統計數據已經出現了錯誤。美國印度裔科學家、發明了email的Shiva博士通過對密歇根州的大選數據分析表明,計算機很可能用算法轉移了69000張票,而且他們還愿意直接向川普和拜登的團隊發起公開挑戰。網名叫楚曼‧布萊克(Truman Black)的IT高手,通過計算認為佐治亞州被轉移的票數為17407張,丟失的票數為 33574張。

如果佐治亞州通過軟件轉移給拜登的票數確實是17407張(還可能更多,源于不能排除其它欺詐方式),通過手工計票,抹掉拜登領先的約14000張選票之后,川普還會領先約20000張,佐治亞州的選情就出現了翻盤,欺詐指控就可能坐實,拜登在這種情形下可能會宣布敗選。如果手工計票的數據與第一次計票的結果大致相同,川普團隊的欺詐指控就無法成立,川普也有可能宣布敗選。

佐治亞州已經預告本月20日完成手工計票,這是一個重要的時間點。

為美國大選提供電子計票服務的scytl公司參與了大選欺詐的傳言沸沸揚揚。德州議員路易·戈莫特爆料說,美軍突襲了位于德國法蘭克福的scytl公司,沒收了其Dominion服務器。從現在的信息來看,這個消息或有一定的可信度(對于這樣的信息,德、美官方肯定會否認,否則會導致美德之間的外交沖突)。scytl公司是一間西班牙公司,是為世界各國進行電子計票服務的專業公司,傳言其股東包括比爾·蓋茨、保羅·艾倫、索羅斯等大人物(注:scytl公司已經發布聲明,否認自己在法蘭克福有辦公室)。如果美國大選存在通過軟件進行欺詐的行為,必然會在Dominion服務器上留下痕跡,也就可以恢復真實的投票數據。

以美國的技術實力,恢復Dominion服務器上的數據應該不需要太長時間,如果最后證實存在軟件欺詐,拜登不會不知道,或只能宣布敗選。

底牌正開始陸續揭開,我們有可能在一覺醒來時就看到某一方已經宣布敗選,美國2020年大選結束!當然還有第三種可能,發生意外事件。

上述兩件事對拜登有決定性的影響,但卻未必一定會從根本上擊倒川普:第一,包括賓州在內的幾個州都存在延遲計票行為,無論州行政官員還是州法院做出這樣的決定,在沒有經過議會立法的情形下這些做法都是違法行為,所以,聯邦最高法院對延遲投票的裁決會對各州的選舉結果產生決定性的影響;第二,賓州等幾個州計票的過程中,被指控沒有有效的監督,需要等待聯邦最高法院的裁決,一旦宣布計票過程非法,也會直接影響各州的選舉結果;第三,更改郵戳日期、死人票、幽靈票等案件都需要法院審理。

 

重申一次,無論本次大選的結果如何,都只是美利堅合眾國“護法戰爭”的一場重要戰役,距離最終的勝負還很遙遠。

美國人會為“護法”而戰,因為歷史不容倒退!也不能讓人類的文明蒙塵。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60803836.buzz/rusong/166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