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為何大財團要聯手做掉川普?

人們知道,今天的歐洲人十分高傲,為什么?并不是說歐洲人天然就應該是高傲的,他們的高傲是有“本錢”的。

歐洲的黑暗年代(也稱中世紀)實行的是皇權專制制度,與中國的封建皇權體系本質上是一致的。

在這樣的社會中,國家、公國、邦國等都是主人所擁有的(就是東方的家天下思想體系和社會體系),組成這些國家(或公國、邦國等,下同)的核心是土地,這就是中國古代封疆的概念。在封疆之上的一切都是主人的私產。

筒子們立即就會問,如果我們生活在那樣的時代,應該屬于什么身份?

我們沒身份!教科書上定義的稱呼就是“奴隸”(或其它類似的表述,比如美國南北戰爭時期的黑奴、奴隸等),奴隸被綁在特定的地塊上不準許自由遷徙。當主人要賣掉自己封疆內的一塊土地的時候、或因戰爭賠償需要割讓一塊土地的時候,土地上的“奴隸”就作為土地的附屬物隨之轉移給了其它主人。比較典型的類比是,清政府在甲午海戰中戰敗后,臺灣和澎湖割讓給了日本,島上的民眾也就同時轉移了。

這就是歐洲的黑暗年代。

在編年史上,“黑暗年代”這個術語是指從西羅馬帝國滅亡到文藝復興開始的時期,即從公元476年至14世紀,在這近一千年內,國家、公國、邦國等都以土地作為基準,土地和土地上的民眾都是國家、公國、邦國主人的私產,可以隨意買賣。在這漫長的時期內,奴隸(民眾)就是商品。

14世紀到17世紀就是文藝復興運動時期,文藝復興運動給世界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其中最核心的有一點,那就是把人從土地上解放了出來。

此時,國家、公國、邦國該怎么組成哪?很簡單,由人(民眾)來組成,只要一群人(或一個種族的人們)投票同意,就可以組成國家、公國、邦國,也通過投票選舉本國的管理者(就是現在的總統、總理、首相等),所有人都是國家的主人;由人民來組成國家,由國家來保衛疆界,任何人都可以擁有土地作為自己的私產,今天我們知道這就是現代社會的基本模式。

估計到這里,很多人就知道歐洲人為什么驕傲了,因為是他們推動了文藝復興運動,改變了土地與人之間的關系,把人類自己解放了出來,推動世界進入了現代社會;蛘哌@么說,沒有歐洲的貢獻,就沒有現代社會,歐洲人是有本錢驕傲的。

今天大家可以享受現代化的生活,就是文藝復興運動的成果。比如,在黑暗年代,人是土地上的附屬物,是主人的私產,可能第二天早晨就被主人與土地捆綁或單獨賣給了別人,無論從事任何活動都必須得到主人的同意,必須遵從主人的意志,既然民眾的活動甚至思想都是被控制的,也就不可能產生那些偉大的社會活動家、藝術家、科學家、發明家,等等,也就沒有社會的進步。所以,無論歐洲的黑暗年代還是中國的封建時代,相對其它時期來說,對人類文明的貢獻都很少,中國的封建時代被很多史學家形容為不斷輪回、沒有進步(中華主要的思想家都集中在春秋戰國時期,之后就十分稀少了),歐洲也一樣。既然不會產生牛頓、愛迪生、愛因斯坦等人,也就沒有現代科技,也就沒有現代社會的生活方式。

到這里,我們就可以理解今天的美國大選為什么如此重要了。

五月花號抵達美洲之后,通過訂立《五月花號公約》就建立起了現代的美國社會,這種概念對嗎?也對也不對。

《五月花號公約》等一系列條約、公約確實是美國社會的基石。但此后,隨著大量的黑人和其它人種來到(或被販賣到)美洲,他們沒有任何權益和財產,就成了莊園主的奴隸,這樣的社會模式本質是黑暗年代的社會模式,你可以將一個莊園理解為一個國家、公國或邦國。此時的美國如果要建立起真正的現代社會模式,依舊要面臨自己解放自己的問題。這就是北方的美利堅合眾國總統林肯率領北方的自由民打敗由南方各州所組成的美利堅聯盟國的意義所在(11月16日《如松:川普要掀底牌了》),這是美國自己解放自己的過程,也可以說是再次“獨立”的過程。北方的美利堅合眾國不準許蓄奴,民眾是自由的(自由民),各種權益是受到保護的。這其中最重要的權益之一是擁槍權,當民眾擁槍權得到保證之后,就可以反抗強權,就可以保護自己自由的權益,就不會準許別人輕易地將他們與土地捆綁在一起成為別人的私產(所以,今天的美國人可以在各州之間隨意遷徙),這是建立現代美國社會體系的基石之一。為何林肯總統在美國歷史上有這么高的地位?根源就在于此他不僅維護了美國聯邦的統一,也讓美國自己解放了自己,建立起完善的現代社會模式。相反,南方的美利堅聯盟國是準許蓄奴的,奴隸被綁在土地上,依舊是主人的私產,本質還是專制模式。

由此也就可以理解,特朗普為何不斷重申必須必須捍衛憲法第二修正案,該修正案的內容是:全美各地的個人都具有“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這是構建現代美國社會的基本保證之一。相反,民主黨總想以各種理由取締個人持槍的權利。雖然兩黨的議員都在國會辦公,但理念截然不同。

這就是美國南北戰爭的真實含義,一邊是現代社會,一邊是中世紀的,是光明戰勝了黑暗。

今天的美國,當然不再有美國南北戰爭時期南方的美利堅聯盟國“莊園主——土地——奴隸(黑奴)”的綁定模式,而是谷歌、推特、facebook控制人們的聲音與鹽論(正在控制川普);華爾街通過貸款就將無數人綁在了債務上,讓無數民眾成為它們的“奴隸”,隨著經濟全球化,華爾街的“奴隸”已經不僅局限在美國境內而是已經遍布世界各地,所以華爾街支持拜登、支持全球化;寡頭們通過電商極大地控制了人們的生活;醫藥寡頭通過壟斷幾乎已經控制了人的健康(到這里必然會想起奧巴馬醫保),等等,這都是新時代的“綁定”模式。

為何大媒體、大機構要聯手干掉川普、擁戴拜登作為自己的代理人,目的還不是很清楚嗎?

所以,川普和七千多萬美國民眾進行的是新時代的護法戰爭,保護的是美利堅合眾國,保護的是美利堅合眾國的憲法——這是真正的護法戰爭。

由此也就有了這樣的結論,源自歐洲的現代社會制度,并不能天然地移植到其它地區,各個地區要建立起同樣的現代社會制度只能通過“自己解放自己”,即便美國也經歷了這樣的過程。

這才是2020美國大選的真實意義,也才可以完整理解(11月16日《如松:川普要掀底牌了》)的內涵。

我們一直說美國社會已經分裂,根源在于“林肯”“自由民”“莊園主”“黑奴”的思維模式截然不同,有或沒有自由精神的人之間往往就像是雞鴨無法交流,是解救別人還是奴役別人更是善與惡的沖突,也就讓人們對現在正在美國發生的事情持有截然不同的觀點,這導致了美國社會的分裂,同時也讓世界各國吃瓜看戲的筒子們陷入了嚴重的分裂。

2020年美國大選,是當今世界的岔路口。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60803836.buzz/rusong/1963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