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特朗普在白宮遭遇了斬首行動

近年來,美國經常在中東等地發起斬首行動,其中以斬首伊朗的蘇萊曼尼將軍最為知名,這讓美國各地的敵人膽戰心驚。

但風水輪流轉,今天的美國本土正在遭遇可能是歷史上最大規模、最高等級的斬首行動,斬首的目標直接指向白宮。

11月18日,川普在推特上說:偉大的密歇根州,當選票數遠遠大于投票人數,不能認證選舉。

在美國大選已經進入司法大戰的關鍵時刻,川普不敢在推特上公然說謊,否則只能上法庭。既然川普不敢說謊,密西根州的選票數遠遠超過投票人數的時候(韋恩縣是密西根州人口最多的縣,有一個說法是韋恩縣的選票數比投票人數高70%多,即100個選民卻投出170多票,但未經核實)。由密西根州的現象完全可以想象其它州的亂象。到今天,估計誰都不敢再說美國大選中沒有大規模的欺詐行為,現在的焦點已經不是有沒有的問題,而是能否查證或何時查證的問題。

如果這種欺詐的現象不能得到澄清,并以這樣的選舉過程選出新一屆美國總統,這是什么含義?

必須要清楚,美國已經依照美國憲法選出過45任總統,“依照美國憲法選出”的內在含義是“程序和過程”合法,這個“程序和過程”合法的實際含義是什么?是一人一票真實投出來的,體現的是人民的意志,由人民選出國家的管理者——表明國家是人民的。相反,如果“程序和過程”不合法,體現的就不是人民的意志,美國就不是美國人民的美國,例如很多國家的軍人憑借槍桿子登上總統職位,體現的就不是人民的意志,這種情形叫“預定結果”,即結果已經預定,實現的過程可以不擇手段(當然就不會遵守法律),既可以憑借槍桿子、也可以通過欺詐行為達到目的。

所以,一旦本次美國大選中有人通過欺詐登上總統職位,這就意味著“程序和過程”不再合法,就不再體現美國人民的意志,即開啟了“預定結果”的模式(預定總統人選),也就意味著大選僅僅是愚弄美國人的工具,美國就不再是美國人的美國。

這種“預定結果”最明顯的例子是,委內瑞拉在過去的十年中已經由全球產油國中福利最好的國家變成全世界最貧困的國家之一,但這不妨礙“預定結果”的達成,馬杜洛依舊可以不斷以高票當選委內瑞拉總統,實現“預定結果”的手段包括欺詐、槍桿子、壟斷,等等。

在本次大選之前,眾議院議長洛佩西曾經說過這樣的話,意思是:無論投票結果如何,拜登都將入住白宮。這是非常讓人恐懼的一句話,其意思已經表述的很清楚,投票的過程只是一個工具,是掩耳盜鈴的手段,最終的結果早已預定,那就是由拜登入住白宮,這是“預定結果”的典型,是委內瑞拉選舉的復制,所以,本次美國大選中很多州縣使用的也是委內瑞拉大選中所使用的設備和軟件——部分美國人與委內瑞拉成為了“好朋友”。

過程合法還是不合法是憲政體制的關鍵,只要過程合法(當然可以依照法律流程不斷完善),選出任何結果(任何人當選總統)都必須接受。比如,2016年美國大選中川普毫無從政經驗,是政治素人,但既然人民選擇了他,他就必須順利入主白宮。甚至可以說,如果美國人愿意選一頭牛當總統,這頭牛就應該大搖大擺地入主白宮,所有的國家機器都必須為這個過程保駕護航,這就是捍衛憲法。內在的含義是——人民的意志必須得到尊重。

一旦可以通過欺詐可以擔任美國總統之后,就意味著美國的憲政體制徹底煙消云散,進入了“預定結果”的時代。這意味著美國憲法遭遇了“斬首行動”,可以體現美國人民的意志、過去以合法程序選出來的歷史上的45位美國總統也同時遭遇了“斬首行動”。

這或許才是世界歷史上最重要的、最殘酷的“斬首行動”,竊取了原屬于美國人的、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美國。

參與這場斬首行動的主要參與者包括:

報紙、電視等傳統極左媒體;

推特、facebook等互聯網媒體;

華爾街;

已經建立了壟斷地位的大企業或機構,主要分布在互聯網、醫藥等領域;

民主黨內的部分主要人物;

國際上的部分極左人士;

美國聯邦和各州中有貪腐行為的官員,尤其是部分建制派人士;

……

核心目的是將美國人的美國轉移為上述人群和團體的美國,即變成少數人的美國。

“竊取美國人民的美國”的結果已經體現了出來。如今,美國民主黨內已經有極左人士提出,將支持川普的人登記起來,不準許他們將來進入政府工作或就業。委內瑞拉的食品已經非常緊缺,只有支持馬杜洛的人才能得到政府的福利券(憑券可以購買定量的食品),美國這些極左人士的想法與馬杜洛沒有差別,都是剝奪別人的生存權。雖然這些極左觀點現在看起來還不會在美國得到執行,但說明這些人心中已經認為美國僅僅是他們的美國,而不是美國人民的美國。 

在這場“斬首行動”中,從有形的層面來說,民主黨和拜登看起來幾乎占盡所有的優勢,距離成功也只有咫尺之遙。

金毛和共和黨如果僅僅依靠打官司很難得勝,因為對手的“斬首行動”原本就是非法的,法律對對方已經失去了約束力。川普有一個辦法可以取勝,以憲法為依據,履行自己三軍總司令(可不是共和黨的總統參選人)的職責,率領聯邦軍隊(前提是指揮的動)、民兵和其它武裝力量捍衛憲法。

對方既然已經發動“斬首行動”,婦人之仁只能自取滅亡。 

面對2020美國大選這場戲,世界各地的筒子們自然樂意吃瓜看戲,但各國掌握權勢的人只會看戲嗎?看戲的同時卻會膽戰心驚!

在2020美國大選中,給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些機構(媒體、互聯網企業、金融企業、安提法和BLM等組織)的實力已經極其強大,完全可以進行政變(通過斬首行動竊取國家)。在另一方尚未承認敗選、國會也未宣布大選結果的時候,但美國主要媒體(ABC、CNN、FOX、ABC、NBC、CBS等)即宣布拜登是當選總統,再加上數十個國家領導人對拜登的祝賀,拜登儼然就已經是美國的合法總統。美國國會、聯邦最高法院和美國合法政府就在事實上已經被顛覆。

谷歌、推特、Facebook、亞馬遜、華爾街等大機構對美國社會的影響力也已經極其強大,甚至已經達到了可以控制美國社會的地步,將它們形容為“影子政府”并不為過,其權力已經嚴重威脅到了政府的權力。

這些機構既然可以在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美國進行“斬首行動”,在其它國家就可以進行一樣的行動,其它國家的權勢人物還會停留在看戲的層次嗎?當然不是,首先想到的是必須迅速出手、清除隱患、收回(或加強)自己的權力。

世界各國的一些大機構就像是奔騰向前的馬兒,突然之間遇到了絆馬索……

2020年的美國大選結果,不僅改變美國,更會改變世界!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60803836.buzz/rusong/206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