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中美世紀大角逐

1963年8月28日,有一個規?涨暗“向華盛頓進軍”的集會,后來估計有20-30萬人參加,馬丁·路德·金當天在華盛頓林肯紀念堂前發表了美國史上著名的演講——《我有一個夢想》。

2020年11月14日,華盛頓爆發了挺川普大游行,雖然到現在為止也沒有機構發布相對可靠的人數,但就當時現場的場景估算應該超過了1963年8月28日參與集會的人數。要注意的是,這是瘟疫大流行時期的人數,如果在正常時期,人數應該更多。川普參政僅僅四年,這足以反應了川普崛起的勢頭。

緊隨川普崛起的另外一股崛起的勢力很容易被人們所忽視,那就是民主黨內的極左勢力,其代表人物就是桑德斯,支持桑德斯的主要是美國的年輕人,這股潮流在今天的美國也呈現出浩浩蕩蕩之勢,未來也必然會愈演愈烈。(以前寫過一篇文章《如松:社會主義將在全世界迅猛崛起》,指的就是類似桑德斯這股潮流)

人們會認為川普與桑德斯所代表的是兩個極端,一個右傾,一個左傾,一個主張小政府的自由經濟模式,一個主張大政府的集體經濟模式,一個是共和黨,一個是民主黨,事實上,兩個人崛起于相同的土壤上,甚至可以說是相伴相生的。 

我們知道1971年以前世界使用金本位,1美元的含金量是0.888671克,即大家很熟知的1盎司黃金價格為35美元。也就是說,當時是以黃金作為貨幣以計算各國的人均GDP和我們每月所領到的工資,所以當時的美元又稱呼為美金,F在我們使用的貨幣是信用貨幣(也稱主權貨幣),就是現在您手中的紙幣。大人物們一直在告訴美國人,美國經濟在經濟全球化時期取得了不斷發展,以證明經濟全球化的道路是正確的,對美國人來說真的是如此嗎?

從2000年開始經濟全球化步入了高潮階段,看看這期間究竟發生了什么。

2000年全球GDP是33.619萬億美元(這里的GDP數字和后面引用的美國、中國的人均GDP數字均來自于世界銀行),當時的全球人口數是61.14億,人均GDP是5499美元;2018年全球GDP是86.357萬億美元,人均GDP是11215美元,18年間增長了104%。大人物和經濟學家會依照上述數字告訴全球的韭菜說,經濟全球化極大地推動了全球的經濟發展、減少了貧困,以佐證他們所推動的經濟全球化這條道路是非常正確的。

可我們知道,紙幣計算的經濟總量和人均GDP都是不可靠的,因為紙幣的價值和它的貶值速度是時時刻刻都在變化的。而黃金千百年來都是恒定的,就需要以黃金來檢驗大人物們是否在說謊。

2000年倫敦實物黃金均價是279.01美元/盎司,當年全球的人均收入是5499美元/279.01美元/盎司=19.70盎司黃金;2018年倫敦實物黃金均價是1268.49美元/盎司,全球人均GDP是11215美元/1268.49美元/盎司=8.84盎司黃金。以黃金為計量單位,2018年的人均GDP僅僅是2000年的44.87%,相當于在短短18年間萎縮了55.13%。

再看看美國同期的情形。2000年,美國的人均GDP是36335美元,2018年是62795美元,以紙幣美元為計量基準,這兩個數字就意味著美國經濟在這18年中取得了長足的進步。既然經濟在不斷的進步,常識就會告訴我們在美國不會出現鐵銹區(鐵銹區意味著出現了大片的蕭條區域),但事實上美國又確實出現了大片的鐵銹區,也就意味以美元為基準所計量的經濟持續增長中藏著貓膩。按黃金來核算,美國2000年和2018年的人均GDP分別是130盎司和49.5盎司黃金,2018年的人均GDP僅僅是2000年的38%,相當于18年間萎縮了62%,既然經濟出現了大幅萎縮,當然就會出現大片大片的鐵銹區(所代表的蕭條)。

我知道您會趕緊揉眼睛,不敢相信上述數字,外表還十分光鮮的美國怎么已經處于長期的蕭條狀態了哪?但我信,我相信外表永遠無法掩蓋內在,我也相信上述數字,緣于1970年以前美國還在使用金本位,只要稍有歷史知識的人就很熟知這種計算方式。

中國有句俗話叫做“無利不起早”,小布什、奧巴馬等人為什么如此賣勁地為經濟全球化搖旗吶喊哪?看看美國的富豪在這十幾年間不斷發展壯大,再看看美國的政治家族在這一時期的社會與經濟地位的快速上升,也就知道了所有的原因,他們在為自己服務。

也因此,62%這個平均GDP的下降幅度還并不足以反應中下層人士的生活水平真實下降的程度,緣于寡頭和政治家族還在這個過程中掠奪了超額利益。

如此就可以得到這樣驚人的結論——經濟全球化,將美國中下層人士推入貧困化,當寡頭和政治家族對國家形成壟斷之勢之后,上下層之間的通道就越來越窄,貧困和無望就讓年輕人失去希望。

由此,就回答了文章開頭的問題。由于中下階層(即勞動階層)希望川普帶領他們走出貧困,所以他就在短期內得到了巨大的支持,這是川普可以快速崛起的根源。由于經濟全球化讓美國的年輕人失去了希望,他們就希望推動國家機器以暴力的手段平均社會財富,打破寡頭和政治家族對社會的壟斷,讓以桑德斯為代表的極左勢力崛起了。如此也就可以理解,在本次美國大選中雖然代表極左的AOC與代表寡頭的比爾蓋茨雖然處于同處民主黨陣營內,但兩者之間卻持續互懟,緣于后者代表的壟斷階層讓前者(年輕人)失去了希望和機會!

為何兩黨的建制派和寡頭們(他們都通過經濟全球化實現了巨額的利益)集體反對川普連任?緣于一旦川普繼續執政下去,過去二十多年的真相就會被逐漸、徹底地揭穿,他們面臨的可不僅是喪失財富和地位的問題,而是叛國罪!是大牢。

望著遠處大牢的牢門,希拉里、奧巴馬、小布什、敗燈、聯邦和州有貪腐劣跡的官員會怎么做?當然就是使出所有手段阻擊川普,選舉欺詐、恫嚇(官員、議員、律師、證人等)、利用媒體進行選擇性報道等手段都會無所不用其極。

這就是美國的今天!

無論本次大選誰輸誰贏,都不代表這場博弈的結束,或只有“賣國者”被集體送上斷頭臺之后,“內戰”才會終止。 

本世紀以來,美國和全世界都是失敗的(發達國家中日本除外),上述以黃金為貨幣所計算的人均GDP數字就是實錘證據,在經濟蕭條的同時又未形成新的競爭優勢,失敗的十分徹底。

很多人說,改開之后中國經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多數人還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2000年,中國的人均GDP是959.37美元,2018年是9770.85美元,但以紙幣美元核算的數據水分太大,沒多少價值。以黃金計算,中國2000年、2018年的人均GDP分別是3.44盎司和7.7盎司黃金,18年間增長了124%。對比同期全球的人均GDP萎縮了55.13%、美國萎縮了62%,您對中國在同期增長的124%會有什么看法?

用黃金這只眼,你就能真正看清本世紀以來的世界究竟發生了什么,看到中美之間的相對變化。

黃金與隨意印刷的紙幣截然不同,每1克黃金代表的都是真實的財富,都是真實的購買力,更可以還原給你一個真實的世界。 

現在所發生的就是中美之間真正的世紀角逐,兩國的經濟實力、人均收入已經出現了劇烈的此消彼長,美國社會今天所出現的種種亂象,都是這一角逐的結果,包括美國出現了大面積、長期的蕭條,貧富差距嚴重惡化,社會矛盾已經無法調和等。這個結果卻是部分美國人自己推動的經濟全球化所導致的,他們搬起了一塊石頭結結實實地砸在了美國人民的腳上。

這場世紀角逐的上半場中中國已經完勝,下半場正在開啟——走上戰場!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60803836.buzz/rusong/256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