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普京說,中國與德國正在成為新的世界強權

“俄羅斯總統普京10月22日在莫斯科一個智庫舉辦的視頻會議上表示,美國與俄羅斯決定世界上最重要議題的時代已經過去,并指中國與德國正在成為新的世界強權。

普京在演說中稱美國丶英國與法國在世界中的影響力正在式微,中國與德國的經濟與政治實力卻不斷成長。普京提到,如果美國仍未準備好與俄羅斯討論重要世界議題的話,俄羅斯愿與其他國家展開討論。

普京稱美國不能再用「美國例外論」來解決問題,他也針對美國的這項作法提出質疑。隨著美國大選進入倒數計時,普京說他希望新的美國政府愿意在安全與控制核武等議題上,與俄羅斯展開對談。

他在答詢時說:我們不需與中國建立軍事同盟,但理論上來說,這是個可以想像的可能性。”

要談論亞歐大陸的局勢就不得不說到兩個國家,第一個是神圣羅馬帝國,第二個就是清朝。

神圣羅馬帝國是962年至1806年存在于西歐和中歐的封建君主制帝國,版圖以德意志王國為核心,包括現在德國、奧地利以及周邊地區(捷克、瑞士、波蘭的西半部),在巔峰時期還包括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勃艮第王國(現法國東部)、意大利王國(現在的北意大利)等地。

這個帝國最大的特色是,初期是一個統一的國家,隨后在大部分時間卻是一個“徒有國家之名”、實際上是由“數百個更小的親王國、公國、郡縣、帝國自由城市、主教國、教會領地”組成的多國集團,或者說類似是邦聯,帝國內部的各個小國都是各自為政。

這種情形一直持續了數百年,到拿破侖一世的時候,邦聯被強制解散,原本的神圣羅馬帝國皇帝退位,皇權并入了奧地利帝國。原有的疆域中,除了最強大的奧地利帝國和普魯士王國之外,其余的所有小國被拿破侖強行裝進法國的附屬國——萊茵聯邦之內,注意,邦聯被拿破侖改為了聯邦,意味著國家的集權程度提高了。

拿破侖戰爭之后,在1814年的維也納會議上,又建立起由39個主權邦所組成的松散聯盟——德意志邦聯,再次提醒注意,聯邦又被改回了邦聯,內部各小國再次各行其是。從神圣羅馬帝國中后期的邦聯到萊茵聯邦再到德意志邦聯,剛好360度。

此時,英國已經率先開啟了工業革命,德意志邦聯各地區也陸續開啟了工業革命,但基于邦聯不是一個統一的大市場,工業革命的進程就比較慢。

1870年爆發了一場重要的戰爭,那就是普法戰爭,法國戰敗,為德意志民族的徹底統一創造了條件。1871年,德意志帝國建立,威廉一世加冕為德意志帝國皇帝,俾斯麥為首相,相當于徹底拿掉了聯邦或邦聯兩個字,成為高度集權的一個帝國。此后的德國開始在歐洲快速崛起,或者可以說,歐洲大陸逐漸進入了德國強權的時代。

支撐德國在歐洲崛起的因素主要是兩個:第一,普法戰爭中法國戰敗,德意志地區實現了真正的統一;第二,工業革命讓德意志地區的經濟與軍事勢力不斷壯大。

德意志帝國的壯大,改變了歐洲的均勢,與英法的矛盾加劇,直接導致了一戰和二戰。

二戰之后,德國被肢解,戰勝國的核心目的就是希望消滅德語區在歐洲大陸的強權地位,所以二戰后的德國被美、蘇、英、法分別占領,如果考慮到被分割出去的東普魯士(現在分別屬于波蘭和俄羅斯的一部分 ),德國就已經被肢解的七零八落。與再次回到邦聯體系似乎也沒什么本質差別。

經過二戰后的一系列重大歷史事件,美蘇英法占領區的德國再次實現了統一。

今天,德國(也包括奧地利、比利時、荷蘭等傳統上與德國聯系比較緊密的地區)在事實上已經將包括法國在內的歐洲其它國家擊潰了。一旦歐元區解體,德國等有堅實的財政基礎,貨幣肯定會堅挺,但法國、意大利等國的財政已經破產(經過病毒沖擊后更是如此),貨幣會快速貶值,導致德國與其它國家之間的經濟體量差距急劇放大。歐元區作為一個整體存在,實際上掩蓋了法國、意大利等國家的衰落。所以,無論歐元區在未來是否解體,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等國都已經是德國的經濟附庸。當歐洲多數國家成為德國的經濟附庸之后,成為軍事上的附庸就很可能是未來水到渠成的事情,因為軍事必須依靠財政作為支撐!

經過二戰之后七十多年的努力,德國事實上已經再次確立了自己在歐洲大陸的強權地位。

 

就在德國于1871年實現統一,開始建立自己在歐洲大陸上強權地位的同一時期,清朝也在亞洲建立起了自己的強權(暫時這么稱呼)。德國通過緊跟英國開啟工業革命在歐洲建立強權,而清朝一樣是通過吸收英國、德國等的工業革命成果建立自己的強權。

1856年至1860年爆發了第二次鴉片戰爭,這場戰爭實際是第一次鴉片戰爭的延續。第一次鴉片戰爭結束之后,英國原以為憑借中英《南京條約》所規定的通商關系,可以迅速打開中國市場。但條約并未得到嚴格的遵守,再加之新上任的咸豐皇帝極度反外,1856年10月發生的亞羅號事件直接成為了第二次鴉片戰爭的導火索。首先是英法聯軍于1857年攻占了廣州。此后由十余艘英國軍艦、六艘法國軍艦、三艘美國軍艦、一艘俄國軍艦組成的艦隊于1858年北上大沽口。1960年10月,聯軍攻占北京并火燒圓明園。

鴉片戰爭之后,清朝開始痛定思痛,決定進行洋務運動,這場運動自1861年開始至1895年,持續35年?谔柺“師夷長技以制夷”,在全國展開工業運動,引進英國、法國、德國、美國等國家的工業革命的成果。其做法大家會非常眼熟,“引進西方科技、將留學生派到西方、學習西方先進的公司體制(即股份制)和管理體制”(友情提示:這一段后面還會用到),等等。

基于清朝的國土面積和人口基數在亞洲處于絕對的優勢地位,當經濟實現了快速發展之后,軍事勢力快速上升,當時的世界霸主——英國認為北洋水師是亞洲第一水師,再加上工業化水平得到快速的上升,綜合國力就得到明顯提升,也可以說在亞洲開啟了自己的強權時代?上,這個強權最終被證明是靠不住的,在日俄的打擊之下不僅北洋艦隊全軍覆沒,東北也曾被俄羅斯、日本分別割據。

如果說德國在二戰之后經過四十四年的努力后才實現統一,此后逐漸建立起自己在歐洲大陸的強權。中國在二戰之后就又經過了三年內戰,然后又蹉跎了幾十年,1978年開始改革開放,核心是“引進西方科技、將留學生派到西方、學習西方先進的公司體制(即股份制)和管理體制”;谥袊膰梁腿丝趦瀯,經濟發展之后就推動綜合國力快速提升,就又建立起普京嘴中的“強權”。

本次歐洲、亞洲強權的建立,實際是美蘇冷戰的結果。

為了進行美蘇冷戰,美國直接推動了戰后歐洲的經濟發展,而德國在二戰之后的統一進程更是直接由美國所推動,這是德國在歐洲大陸建立強權的基礎。

無論怎么說,美國與中國建交的主要目的之一是為了對抗蘇聯在遠東地區的勢力擴張,而中美建交無疑是中國進行改革開放的基礎。

七十年代中期之后,美國遭遇了自己的難題,那就是美洲大陸的原油產量下降,很多傳統產業就只能外遷,到了蘇聯解體之后甚至出現了加速外遷,在自己被削弱的同時,增強了亞洲、歐洲主要國家的綜合實力,進一步推動了歐洲、亞洲新強權的建立。

一戰二戰時期,為了對抗德國在歐陸的強權,導致了英國衰落、美蘇崛起的結果,現在的世界已經再次進入對抗時代,普京實際是在提醒美國,美俄必須謹慎選擇,雖然普京嘴上說“美國與俄羅斯決定世界上最重要議題的時代已經過去”,但如果您認為他會心甘情愿地接受這樣的結果,那您一定是發燒了。他要么與美國建立新的戰略關系,要么就是與德國或中國建立新的戰略關系,目的是為了維護俄羅斯的戰略地位。

但一塊亞歐大陸要維持三個強權是不可能的,所以德國、俄羅斯之間在一戰二戰中最后都成了對手。而俄羅斯在八國聯軍入侵北京的過程中侵入清朝的東北。所以,如果您相信俄羅斯會是亞歐強權國家的堅定盟友,那一定是引“熊”入室。

德國要建立自己的強權,最終需要門口那家伙——英國投贊成票,基于英美在德國統一的過程中給予了德國最大的幫助,所以德國的未來還有極大的變數。個人預計德國不太可能走過去的老路(與英美和周邊國家對抗),這是一個會在歷史中總結得失的民族的合理選擇——反思過去、走向未來。而中國要建立自己的強權也需要門口的“試金石”來檢驗——日本!

對于中德來說,這是新一輪的歷史機遇,卻需要努力避免陷入歷史的怪圈之中……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60803836.buzz/rusong/276332.html